言榷的小墨子字为阡

《卢卡斯在医院》

①可能对医院比较敏感,所以一看寓言就脑补医院了,好像又会画的视角比较平了。每次脑补出来和画出来的视角都不一样,明明我刚开始是想从床头柜一堆杂物的缝隙里去看主人公和护士,但是后来画着画着又平了,捂脸。那种缝隙里面看世界是不是弄个大遮挡会好些。从床头柜作为视角看卢卡斯和护士们,给卢卡斯画了一个指向性的手,好像有那种“哎哎,就你,给我把威士忌拿过来”hhhh会不会讨人厌。

②第二个就是关于画那种忙碌场景的刻画,护士们忙碌不堪,而卢卡斯却很惬意的躺在床上。

⻝后,偃息在床。忽⼀⼩武⼠,⾸插雉尾,身⾼两⼨许;骑⻢⼤如 

蜡;臂上⻘鞲,有鹰如蝇;⾃外⽽⼊,盘旋室中,⾏且驶。公⽅凝注,忽⼜ 

⼀⼈⼊,装亦如前,腰束⼩⼸⽮,牵猎⽝如巨蚁。——《聊斋志异-小猎犬》


《冬天的味道》
寒假回到家,每天晚上就待在客厅看电视,南方冬天也没暖气,全靠人体抗冻,就裹着大棉被坐着沙发上看电视,有时候晚上拿个小夜灯在客厅的茶几上边看电视边画画,虽然有的时候终归是画着画着就又坐到沙发上看电视了,因为太冷了,我一回南方,手就冻疮。

构想就直接从电视的视角出发,直接看到我裹着毯子坐在沙发上一遍捧着零食一遍调遥控器,桌上画画工具准备齐全了,结果却是一张白纸。


《背包的故事》
小时候出去旅游,喜欢带一堆东西,不敢用的上还是用不上,都喜欢往包里面塞,俗话说的好,以备不时之需嘿嘿。每次都会带画材啊,书啊什么的,旅游完全不碰,但是我还是会带着。
然后这次思路就是往背包里塞各种东西,还画了好三个自己的分身,一人塞一样,背包里装的慢慢的,倍充实.

《我最害怕的事》
可能是我十三十四岁的叛逆期,那段时间我和父母在饭桌上说话,说着说着,就会和我爸互相怼起来,怼不过就开始生闷气,快红了眼的时候,眼泪一开始打转,就背着自己的书包往自己卧室气冲冲的走:摔门,锁门,一下子瘫在地上哭。最害怕的事——可能是那个时候觉得没有人理解自己,感觉世界很大,但只有我一个人知道我存在的意义;感觉最亲近的人却一点也不知道我在想什么:感觉孤独;感觉自己被父母仍看作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孩子,感到不服气,却无可奈何。即使在父母面前红了眼,也不会哭出来,只是因为那时的我渴望父母承认自己长大。但是一回头,独自一人坐在卧室,就会放声大哭。

小时候一个人在卧室,喜欢坐在门和衣柜的角落,因为我一边可以抵着门父母一推门就知道了,一边这个角落给了我最大的安全,一个狭小的空间,但是我可以三面抵着墙,似乎那样,就可以证明我的存在。很小很小的时候我是个爱哭鬼,大了就不敢在别人面前哭了,但是在那个小小的角落里,足够的隐秘、安全,所以少年时期的我,如果真的很想哭,就会待在那个角落里,等哭完后,再看着角落正对着的窗外,阳光撒落,我依然在。

是作业呀,文件太大压缩不了,只能低像素传了😭